行业动态

何康:与新中国“三农”事业同行

发布时间:2019-07-30信息来源:乐虎平台官网阅读次数:306

作为新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、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 设的开拓者,广大离退休干部在建设新中国的伟大征程中作出了重要的 历史贡献。在全 党上下开展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之际,本报从即日起开设“壮丽70年·农业农村系统老干部访谈”专栏,请农业农村部系统的老 同志重温  峥嵘岁月, 以亲身经历讲述新中国成立70年来“三农” 事业发展的光辉历程,凝聚新时代农业农村改革发展的 正能量。敬请关注。

曾任农业部党组书记、部长的何康,如今已96岁高龄。作为一位德高望重的农学家,他与中国“三农”事业结缘一生, 为中国农业和农村 经济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。

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记者来到 何老家中,听这位儒雅的长者回首 峥嵘岁月。

“我小时候经常跟着父亲跑。跟他去过学校,去过兵营,看过很多军事设施……父亲是个才子,能诗会画。他是国民党,但对子女的不同政见很宽容。”何康忆起父亲何遂的传奇人 生。

他在这样一个有着浓郁 爱国 思想又比较宽松民主的家庭环境里  成 长起 来。他从小就知道:中国是个大国,自古以农为本,只有农业发达了,人民才能富足,国家才能太平。

何康痛感民族危机的深重,13岁时怀着投笔从戎的豪情,考进了福建福州的马尾海 军军官学校。1939年,16岁的何康还 在读 高中,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何康与农业结缘,既受家庭的影响,还有老一辈革命家的指引。何康入党后,董必武先生成了他的单线领导人。皖南事变后,1941年,何遂工作调动,需要举家迁到广西。当时,组织上同意何康随家迁桂。董必武指示,要在这个“长期隐蔽”的 时期多学一 点有用的知识,要学门技术,将来建立新中 国用得上。

1941年, 何康从广西大学经济学专 业转入农学院 农艺学专业,立志通过学农为祖国的国计民生作贡献。这一选择,让何康与新中国的农业发展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新中国成立后,26岁的 何康被 任命为华东军政委员会农林部副部长,分管科技教育与生产。在热火朝天的新中国建设洪 流中,他感受到了在广大的农村、农民中蕴藏着发展生产的极大潜力。

1952年6月,何康调任林垦 部特种林业司司长。受命于危难之中, 到任没几天的他就匆匆南下广东云南、广西、海南岛等地,进 行了三个月的实地考察。从此,他为祖国的橡胶事业奋斗 了26年,率领团队克服了重重困难。

上世纪50年代,橡胶是必备 的战略储备资源。但抗美 援朝战争爆发后,美 国对中国 实行封 锁禁运,作为 军需物资的天然橡胶严重匮 乏,而且,当时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不能生产天然橡胶。周 恩来总理作出重要指示,当务之急 是自力更生建立自己的天然橡胶基地。

然而现实是我国并不具备发展天然橡胶的自然条件。《大英百科全书》中提到:“橡 胶树仅仅生长在 界线分明的热带地区——大约赤道南北10度以内。”世界各国的橡胶树也都分布在低海拔的赤道以  南10度到赤道以北15度之间。而我国海南岛的陆地南端也已经在北纬18度左右。

如何克服寒潮、台 风和土地相对贫瘠等不利条件,如何突破传统橡胶种植区域的限 制……为了发 展橡胶事业,何康一家4口从北京迁往广州,随后又举家来到海南岛,在艰苦的环境下,创建了华南亚热 带作物科学研究 所 和华南农学院热作分院。在海南儋县,他带领大家白手起家,一方面开荒 植胶,在生产一线从事 科研,一方面自制砖瓦建设热作分院,同时在夜 里翻译外国橡胶种植资料、写教科书、办培训班……

经过多 年的攻关,我国天 然橡胶种植打破了 传统的 种植禁区,平均单产还达到了国外先进国家的种植水平。1982年, 橡 胶北 移栽培技术荣 获国 家发明一等奖。

“没有橡胶,也就没有轮胎,汽车跑不了,飞机飞不了,很多机械的东西都不能运行,可以说我们当年闯出了一条血路, 证明谁也封锁不了我们。”回首当年白手起家的艰辛,何老感慨良多,声音铿锵有力。

1978年,何康调回北京,被任命 为农林部副部长,同年7月出访美国,就是这一次出访,让他意识到中国农业发展与美国现代化农业生产的巨大差距。回国后,何康结合当时中国的实 际,提出了增加农业投资、发展社队企业、引进先进技术、健 全科 教机构等七方面建议。

乘着改革 开放的东风,“三农”领域也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。1983-1988年何康任农牧 渔业部部 长、党组书记;1988-1990年,何康任农业 部部长。他 深知在一个农业大国里这份担子有 多重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他对记者坦言,不论何时何地,让他最放心不下的还是粮食问题:“粮食问题是最现实的问题。粮食少了,老百姓就没饭吃,马上就会出问题。所以我当农业部部长时,为粮食安全睡不好觉,每 次出访回国后也是马上询 问粮 食情况。我 们千方百计要把粮食这个基础打好。”

1993年,由于对中国农业发展作出的 突出贡献,何康获得世界粮食基金 会 颁发的 第七届世界粮食奖,成为第一个获得此奖的中 国人。他将20万美元的奖金全部捐给中华农业科教基金会,用于奖励高等农业院校品学兼优的学生和农业科研项目。

“国家给我的薪金已经 很 高了,足够我花的了。这个世界粮食奖是我代表国家得到的,不是属于 我个人的。所以这20万美金我要 全 部捐给 国家,特别是帮助贫困学生。他们有才,但 是没有条件进入更高领域学习,把这些钱用在他们身 上,可以为我国培养出一 批农业科技人才。能为国家做点事儿,是我应尽的责任。”他对记者说。

从农业部部长职位退下来后,他仍旧关心中国“三农”事业发展。1993-1998年任 全国人大常委和财经委员会委员期间,依然致力于促进与保障农业、畜牧业、渔业 和乡镇企业的立法工作。

退 休后 的何康始终心系天然橡胶种植,曾多次走访海南、云南、广东农垦。如今,在他当年奋斗过的胶林下,当地的农民搞起了综合开发经营,我国的热作农业发展一派欣欣向荣。